当前位置:刘伯温马会内部资料 > 霍元甲 >

天津日报数字报刊

  9月13日,第十三届全运会胜利闭幕一周年之际,在天津市全民健身锻炼方法推广展示大会上,作为去年全运会健身气功团体赛冠军代表,霍静虹以全运会比赛时的易筋经项目做表演展示,当主持人介绍她是爱国武术大师霍元甲的玄孙女时,全场掌声雷动。今年是霍元甲诞辰150周年纪念,霍静虹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聊工作生活、聊霍家往事。她告诉记者,自己5岁开始练武,却一度为霍元甲后人练武好是应当的“先祖光环”而苦恼,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总觉得先祖“盛名”和自己取得成绩并无因果关系。这种观念逐渐在改变,尤其是成为天津市级非遗项目霍氏练手拳的代表性传承人后,她觉得先祖的名号是别人的一种期待,于自己是压力更是责任。如今,一边对霍氏练手拳进行课题研究和推广,一边推广健身气功,她乐此不疲,“如果没有当年风靡全国的《大侠霍元甲》电视剧,或许我现在只是一名普通但快乐的武术教育工作者。现在,快乐工作的同时更是责任在肩,继承发扬的不单是武术本身,还有先祖霍元甲的武术精神。”

  1983年,内地首次引进香港亚洲电视在1981年拍摄的电视剧《大侠霍元甲》,霍元甲的故事以及主演黄元申、梁小龙和米雪等演员给几代人带来了难以磨灭的观剧记忆。

  霍静虹给记者讲述了一则属于他们家的观剧往事——霍静虹的父母都在一个工厂里上班,一天霍妈妈对霍爸爸说,厂里有个姓霍的同事说自己是霍元甲的后代,“你也姓霍,你说,他是不是霍元甲的后人啊?”霍爸爸的回答是,他说是就是吧。1984年的一天,霍爸爸让霍妈妈带着霍静虹去参加一个活动,“他自己工作忙,就不去了”,而这个活动就是《大侠霍元甲》剧组主创人员到天津“谒祖”,要和在天津的霍元甲后人见面,“我妈妈这才知道,她嫁的人是真真正正的霍元甲后人。”霍静虹也是从那时起,才知道自己是电视里霍元甲的玄孙女,“我的爷爷的父亲叫霍东阁。”那次见面活动中,习武已经有几年的霍静虹在祖屋小院里还向大家展示了自己的武术,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随着电视剧的影响力,社会对于天津霍元甲后人的关注也高涨起来,随着如潮的各种报道,原本平静平凡的生活模式开始发生变化。小霍静虹开始了在“霍元甲的光环”下生活:被各个学校邀请做武术表演、演讲……“当时的演讲报告都是父亲给我写的。”霍静虹说,这些都不是自己喜欢的事情。

  霍静虹学武的契机很偶然,“我哥哥身体不好,父母让他学点武术强身健体。”结果,哥哥学武的时候就带着妹妹一起玩,一来二去,才5岁的霍静虹开始对武术有了兴趣,并且坚持了下来并成为如今的职业。霍静虹告诉记者,自己就是和教练学习,“在剧组来之前,家里没有提过和霍元甲的任何事情,更不用说还有家传的武学了。”在长大以后,还是霍静虹主动问及,爸爸霍自详才说,在他5岁时,就已经被他的父亲、霍东阁的长子霍雅亭带着从小南河霍家老宅搬到了天津市里。“爸爸说,他从小在老宅里练过武,当时家里还有些练武的家伙什儿。而练武的原因是,在农村,实在没什么可玩的……”到了十几岁后,爸爸霍自详也不再练武了。霍静虹上学以后是课余时间在业余体校练习,但是家住在河北十月影院附近,建昌道体育场就是训练场。在她的记忆中,自己从小就胆儿挺大的,“有一次练习结束比较早,下午3点就结束了,我自己带着把大刀一路玩着,到天黑了才回家。到胡同口,就看到大人正推着大自行车,冲里头喊,‘不用找去了,她回来啦!’”霍静虹说,小时候练武,家长生怕教练不狠,现在则相反,“练武其实也在练家长。”

  对于在“霍元甲的光环”下,做各种自己不喜欢的事情,霍静虹是有些抵触的,这种抵触心理在考入北京体育大学之前尤其强烈。对于武术的痴迷,让霍静虹从业余体校考进当时的天津体校,在学校期间主要学习长拳、刀术和枪术。霍静虹多次参加天津青少年武术比赛,向来不是拿冠军就是成绩相当靠前,“单项冠军、全能冠军都拿过很多。”但每次都被冠以“霍元甲的后人自然练武要好”,“我当时觉得,我取得的成绩是我辛苦学习、练习的结果,而不是和我是谁的后人是‘因果关系’,这让我很苦恼。”霍家人的低调性格也深深影响着霍静虹,她从不主动所提及自己是霍元甲的后人,觉得先祖霍元甲的荣光和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而外界给予自己的这种“注视”和“标志”压力太大,“我后来想想,其实是大家对于先祖霍元甲的爱国情操、武术造诣的一种尊崇的情结,所以自然会对后人有着一种‘顺理成章’的期望。”

  大学四年是霍静虹相当快乐的时光。一是因为学习的内容,“中国各种传统武学套路浩如烟海,让我大开眼界。”武术的魅力在于亲身接触后的坚持,得其神韵精髓而更加痴迷,如鱼得水的霍静虹就成了一名“武痴”。在她看来,传统武术讲究的是“综合”提高,虽然都是踢打摔拿,但各家有各自的侧重点,都很重视技击防守实战。初练通背拳,将自己身上敲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螳螂拳的象形手形让她很感兴趣;戳脚翻子拳对于下肢腿脚的练习……对于大学生霍静虹来说,拳不离手与其说是一种要求,倒不如说是当时她学习状态的最好诠释。这种广博的学习,也让她对于竞技武术,尤其是武术比赛有了更多的理解。她告诉记者,一直以来,对于竞技武术一直有着不同的声音,尤其是比赛中对于套路设计的“高难美新”提法,争议不断。在她看来,这一标准其实也可以说是对自己要求的不断提高,而不单纯只为比赛成绩而提高,“应该是一种潜能不断挖掘的督促。就像奥运会提出的更快、更高、更强,是不断努力进步与追求自我的突破。”这些的基础,除了扎实的基本功外,还需要博采众长。

  快乐的第二个原因就是在大学的时光里,很少有“霍元甲光环”的影响了。霍静虹说,可能行内人关注度和外界人不一样吧。“我从不说自己是霍元甲的后人,同学中或许有人知道,而且我们班也不乏武术界的名门之后,大家心照不宣。前辈人的荣光是一回事,还是要看自身的努力和本事。在学校,我们就是互帮互助互相促进的同学,比也是比自身本事。”霍静虹说,尽管外界很多人觉得中国武术是花架子,其实传统武术的实战型很强,“说是高手可能大家觉得有些夸张,但真正练武的人还是有一些不同的。”记者追问霍静虹是否遇到过需要“实战”的时候,她回答基本没有,但还是举了一个上大学时候发生的小故事。

  有一次,同学来天津和霍静虹一起逛滨江道,在一个流动的小摊上,因为拿起商贩售卖的东西看了看没有买,就招来商贩的数落,“我们本来就想扭头就走,结果他不依不饶还开始叫人来,说不买就不许走。”这时还真从旁边蹿出一个五大三粗的男的,伸手要拦住这几个女学生,“我本能地就抬脚,一脚就给他踹得倒飞回去了。”对方显然蒙了,旁边的人却劝说霍静虹和同学赶快走,别再纠缠了。“我后来也比较后悔,觉得其实没有必要动武,应该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去处理这种事情的。”霍静虹说,曾经无意识拍了一个朋友一下,结果啪的一下,一个掌印就出现在对方胳膊上,“敛,是一种武德。应当知晓轻重缓急。”

  年轻的冲动,让霍静虹深刻认识到武德的重要性。2000年,大学毕业后的霍静虹在天津商业大学任教,在学校武术课和武术队教学时,讲武德讲武术礼仪,就是希望自己的学生不断提升自我素质的同时,自强亦自律。

  霍静虹这一辈,只有霍静虹一人练武,她告诉记者,目前只有霍自正伯伯的孙女在学武。“至于霍家拳,我也是直到2015年才开始练习的。”那时,霍静虹已经38岁了。

  说到这里时,记者向霍静虹询问了霍家迷踪拳的事情。霍静虹说,霍家有家传拳术,传到霍元甲时已经第七代,而霍元甲创造的并非迷踪拳,而是霍氏练手拳或者叫迷踪艺,传到如今已经第五代。“迷踪拳是中国的传统拳术之一,有自己的传承谱系。”霍静虹说,“我还看到一些其他拳术的资料,都曾写着‘曾流传到天津小南河霍氏’。”但家中从来没有迷踪拳是霍元甲发明的拳术的说法,“上海精武会的一些资料和南洋霍东阁后人留下的准确资料都清楚地写明练手拳,所以非遗项目名称也是霍氏练手拳。”

  霍元甲有两子,分别是霍东章,霍东阁。霍东阁生有三子:长子霍雅亭、次子霍文亭、老三霍文亮。长久以来,天津霍家关于霍元甲的一些“外事活动”,都由霍文廷的长子霍自正出面代表。2007年,霍氏练手拳入选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一直没有代表性传承人,2015年,霍自正让霍静虹挑起了这个担子。霍静虹说,当时自己的状态是安心于自己工作、生活,开始学习练手拳其实是“上了个小当”,起因是电视台要拍纪录片,完整地记录霍氏练手拳,“自正伯伯说我是练武也教武,就让我去拍,还说拳谱已经给我家里一份。”霍静虹翻出拳谱,依据其详细的功法记载认真学起来,剧组来了霍静虹才知道,整个成品需要半个多小时,包括练拳和工作、生活状态。“也因此,我成了霍氏练手拳的代表性传承人。”2016年,霍静虹再次专程到上海寻找先祖足迹,看着档案馆里保存的老报纸和精武会成立的老胶片纪录片资料,以往的那种抵触情绪开始消弭,“我不仅要教授传统武术,而且对于霍家练手拳有着传承的重任。这个责任是无法也是不应去逃避的。”

  在天津商业大学,霍静虹也开始正式在武术队里教授霍氏练手拳,“学生们对于练手拳的认知度比较高,还是霍元甲的影响力强大。”与此同时,她还成立霍氏练手拳学术研究会,她告诉记者,对于霍氏练手拳正进行课题研究,对其的改编正在处在初步实践中。很多人质疑霍静虹38岁才接触家传武学是不是太晚,对于视频中的霍静虹练习的练手拳也觉得似乎威力不大,而且才自己练了几年,就“胆敢”改编?对此,霍静虹在专访中一一做了回复。“学武讲究一法通万法通,我以前的武术学习是正统的科班路数,很多拳种的学习都为练手拳提供学习的基础。”霍静虹介绍,霍氏练手拳融汇多派武术之精华而创,集太极、长拳、昙拳、螳螂、鹰爪、少林等各门武术于一炉,注重手脚并用,严密圆活,在劲力上颇有讲究。“刚劲”刚而不僵,“柔劲”则柔而不软,姿势舒展、架势端正、动作圆活、轻灵敏捷,全身动作与局部动作相间,其变化多在意料之外,长于技击实用,不难于学,而难于练,更难于精。练手拳一共有72式,相比其他一些拳术,就比较繁琐,不利于现在的普及推广,“可能很多人连72式名称背下来都不太容易。而我的改编,目前暂定为进行有效的‘拆解’,易繁为简,拆分成若干小组,保持练手拳自身特色的同时,让人先入门先了解,然后再系统地进行完整的学习。”

  霍静虹在2016年时,正式收了小自己几届的“师弟”、北京体育大学的硕士生赵伟诺为徒弟,“他是第一个向我学习练手拳的学生,而且学得比较快。”而且,赵伟诺经营体育运动品牌,“有推广的头脑,比我强。”霍静虹笑谈,练手拳以后推广的事情更多的是交给徒弟,自己就负责教学和研究就好,“从先祖霍元甲在上海教练手拳开始,霍家就已经没有私藏这种概念,所以越多的人来学当然越好。”新报记者 单炜炜(下转09版)

http://mushfiqphotos.com/huoyuanjia/1629.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5-08??【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