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彩63彩票登陆 > 李先念 >

李先念南下四望山(上)

  ▲李先念(左一)率新四军独立游击大队从河南竹沟南下四望山(信阳市浉河区委党史研究室供图)

  被称赞为“不下马的将军”李先念,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抗战爆发后,他抖缰中原,南下四望山,建立根据地,硝烟弥漫,旌旗猎猎。在李先念的指挥下,豫南敌后军民齐心协力,共御敌寇。他们驰骋在大别山的沟沟壑壑,同日伪军展开殊死的战斗,歼灭了大量日伪军,迅速扩大了根据地。

  李先念南下四望山率领160余名干部,发展为以新四军五师为主力的正规军5万余人,民兵30万余人,纵横豫鄂皖湘赣的游击兵团。以四望山为中心,先后建立信南、信罗边、信应随、信随桐县级抗日民主政权8个,方圆近6000平方公里的敌后抗日根据地既是新四军五师诞生成长的摇篮地,也是其开展武汉外围作战的后勤保障基地。

  李先念1909年6月23日生于湖北黄安(今红安)李家大屋。1927年11月,李先念率领家乡农民参加黄(安)麻(城)起义……1931年10月,他率领300余名青年加入红军,任红四方面军第十一师三十三团政治委员,后参加长征枪林弹雨,屡建奇功。

  1937年3月14日,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在祁连山石窝地区召开会议,在西路军失败后,决定李先念任西路军工作委员会委员,负责统一军事指挥。他以力挽狂澜于既倒的超凡胆略和惊人毅力,率领西路军余部千余人西越祁连山雪岭,进入冰天雪地、渺无人烟的原始森林,继而穿越号称“死亡之海”的茫茫戈壁滩,经过47个艰苦的日日夜夜转战,终于脱离九死一生的险恶境地,于4月底将西行支队420人,胜利地带入新疆星星峡。这是西路军在极其惨烈而悲壮的血染征程中,保存下来的唯一一支建制部队。为党和红军保存了一批骨干力量。他在西路军建树的功绩,曾给予高度评价说:李先念是不下马的将军。1937年底,他到达延安,先后在抗日军政大学,中共中央马列学院学习深造。

  1938年9月29日至11月6日,中共中央召开了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决定撤销长江局,成立中原局和南方局,并任命为中共中原局书记,确定李先念离开马列学院到中原敌后工作。12月26日,李先念同朱理治、谭希林、郭述申等人,在的带领下,经过一个多月的跋山涉水,由陕北延安到达中原局和河南省委所在地——确山县竹沟镇。根据中原局指示,成立中共豫鄂边区党委,朱理治任书记,李先念任中共豫鄂边省委军事委员会副主任、军事部长。

  “1939年1月14日,李先念在竹沟北窑主持召开了军事会议,经过充分讨论,决定趁敌人在豫鄂边区的第一次进攻已经过去,新的进攻将要到来的过渡阶段,以最快的速度,扩大党的抗日武装,向敌占区积极发展,拟定再从竹沟抽四个排到信阳及罗山配合地方武装打汉奸武装,做地方群众工作。然后再向应山、枣阳一带活动,以四望山为中心,在豫鄂边区开创新的根据地。成立新四军豫鄂独立大队,由李先念任司令员,全面领导豫鄂边区的武装斗争。”日前,竹沟革命纪念馆馆长鲁金亮在李先念像前向记者介绍说,“李先念率领的独立游击大队,是由新四军第四支队第八团竹沟留守处的两个中队和从延安来的60多名红军干部组成的,共160余人,仅有1挺重机枪,90支步枪和几十枚手榴弹。为有利于做统战工作,部队番号对外称新四军豫鄂独立游击支队,李先念化名李威,1月17日,李先念率领独立游击大队向武汉外围挺进。此次南下,为开辟四望山抗日根据地乃至豫南抗日迈开了第一步。”

  行前,给了他三句话:“一是抓武装,二是抓武装,第三仍然是抓武装。”随即,他率领这支部队南下,挺进武汉外围敌后,此行的重要使命,是联络领导的武装,滚雪球般将各地游击队聚集起来,组成抗日部队,在豫鄂边区敌后打击日寇,创建更大面积的抗日根据地。记者也从竹沟出发,沿着当年李先念的足迹,翻山越岭来到信阳。

  “抗日战争时期,四望山是著名的豫南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信阳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蒋文俊告诉记者,“李先念跟四望山可是有历史渊源的。豫南有李先念“三进三出”四望山的美谈。李先念长期在信阳革命老区(四望山地区)战斗、工作。抗战时期,任中共河南省委军事部部长,新四军豫鄂挺进队司令员、第五师师长兼政委,中共豫鄂边区委员会书记,创建了豫鄂边区抗日根据地。解放战争时期,任中原军区司令员,领导了中原解放区的自卫战争和中原突围。

  蒋主任介绍完李先念三进三出四望山后,向记者隆重推出党史专家、信阳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祝辉,并让祝辉带领记者前往四望山采访。

  据祝辉介绍,四望山位于信阳西南45公里处,是信(阳)、桐(柏)、应(山)、随(县)四县的交界处。这里山高林密,沟壑纵横,易守难攻,主峰海拔906.4米。它的北面是辽阔的豫中平原,南面是富饶的鄂中平原,衔大别山、桐柏山之首尾,若占据这一地区,不仅可直接扼住平汉铁路的咽喉,还可以威胁华中重镇武汉,牵制日军,并能为我党我军挺进武汉外围敌后扫平道路,建立中原抗战的前沿和桥头堡,沟通与鄂中、鄂东党的联系。

  记者在祝辉和信阳市浉河区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廖家宽等人的带领下驱车前往李先念南下的第一站——四望山黄龙寺抗战会师旧址处。途中廖家宽向记者讲了个李先念闯关的故事。

  1939年1月19日,李先念率部来到四望山麓龙门新店,翻过两架大山,前边的村落已依稀可见。这是进入四望山的重要隘口,六十八军吴少华支队在此驻防。

  吴少华曾任区长,是个老手,当游击大队正欲向深山进发时,吴部如临大敌,在各个山头道口布满岗哨,荷枪实弹,气势汹汹地挡住去路。李先念见此光景,当即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只身走向吴支队司令部。

  石屋门前,12名士兵侍立两旁,一个个手里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刀尖寒光闪闪。李先念从交叉的枪刺下拾级而上,面不改色地跨进石屋。身后大门“咣”一声关上了。

  李先念说:“本司令奉上级命令,率部到敌后打鬼子,不知此处是吴司令的防地,未曾事先联系,望加谅解。我看屋外两边山上,全是你的部队,莫非想对我们……”

  吴少华想稳住李先念,然后根据情况一口将这支新来的部队吃掉,他诡谲地说:“不用这么急嘛,李司令远道而来,先休息休息,在我这里住一夜。”

  吴少华这点小伎俩早被李先念看穿,他义正词严地向吴少华阐明抗日救国之大局,严肃地指出:“民族大敌当前,中国人应精诚团结,共赴国难,不应自相残杀,消耗抗战力量”。一席正气之言,说得吴少华无以答对瑟瑟发抖。正在这时,吴少华的参谋长慌慌张张进来,凑到他身边耳语,只见吴少华惊恐起来。原来游击支队参谋长周志坚已命令部队包围了石屋,随时应对突发情况,做好了战斗准备。

  李先念打了个恭手说:“军情紧急,本司令少陪了!”独立游击支队又上路了……

  记者乘坐的汽车沿着新修的水泥路大约行使了一个小时,来到了黄龙寺会师处。它位于董家河镇黄龙寺村围墙湾。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坐北朝南、已经残旧不堪的院落,残存的大门、厚实的院墙和青砖灰瓦的老式房屋,仿佛在诉说着历史的沧桑。

  “抗日战争时期,著名的李先念南下四望山会师和黄龙寺会议曾在此发生和召开,豫南特委和信随县政府先后设在此处。黄龙寺在四望山革命遗址圈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廖家宽说。

  1939年1月20日,李先念率部到达四望山北麓的黄龙寺与信阳挺进队胜利会师,受到危拱之、刘子厚、朱大鹏、王海山等人的热烈欢迎。信阳挺进队抽调一个中队的人枪编入新四军独立游击大队,独立游击大队也留下一批干部给信阳挺进队。此次会师,是豫鄂边革命战争史上一次具有决定意义的战略行动,为日后建立巩固以四望山为中心的敌后抗日根据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信阳挺进队。”祝辉说,“1938年10月初,武汉失守后,日军向信阳大举进攻,豫南各县相继沦陷,时任信阳县县长李德纯率领200人的常备队进住黄龙寺。不久,中共河南省委派豫南特委统战部长刘子厚进一步做李德纯的统战工作,协商共同组织武装,开展敌后游击事宜,并就部队干部的人选、番号、根据地的选择等进行了充分的协商,取得了一致的意见。1938年11月初,中共河南省委派危拱之、王海山等率一个中队和一批干部从竹沟南下北王岗,同李德纯会合,组建抗日武装。接着,朱大鹏带领的“七七工作团”部分成员,尖山区委领导的一个中队30余人枪以及战教团40余人,也分别根据党的指示抵达北王岗参加整编。11月中旬,信阳挺进队正式在邢集成立,由李德纯兼任司令,朱大鹏任副司令,王海山任参谋长,危拱之任政治部主任,该部纳入信阳县政府的编制。”

  信阳挺进队组建后一到黄龙寺,即以挺进队司令部的名义,召开了附近各乡、保长和士绅会议,同他们建立联系,会议在李德纯的主持下,通过了军事、行政、经济统一方案,并授权挺进队司令部行使县政府职权。这样,信西北一切工作即完全在挺进队的领导下进行。

  “信阳挺进队是领导的队伍,是新四军的组成部分,挺进队的党组织顺利地实现了省委以最快的速度搞起一支统一的坚强的人民武装,确立我党在豫南敌后抗战的领导地位的愿望。”祝辉十分肯定地说,“1939年4月,新四军独立游击大队与信阳挺进队一部合编为新四军鄂中游击支队,李先念任司令员,随后向应城、安陆一带挺进。6月,豫鄂边区党委组织部长陈少敏率信阳挺进队两个中队200余人到达安陆县赵家棚,编入新四军挺进团。”

http://mushfiqphotos.com/lixiannian/1383.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4-26??【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