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刘伯温马会内部资料 > 李先念 >

、李先念等开国元勋后人深情送别原国防大学教授朱玉

  【撰文/王梅梅 统筹/刘姝蓉】3月30日上午,原国防大学教授、回忆录执笔人朱玉告别仪式在京举行。大白新闻了解到,元帅之子徐小岩中将、李先念主席之子李平少将、王树声大将之女王宇红、洪学智上将之女洪炜等革命前辈后人出席告别仪式,深情送别朱玉同志。向朱玉同志致哀并送花圈还包括开国将帅及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遗孀和部分健在的红西路军将士。

  据悉,该活动由红军西路军研究工作委员会和干休所共同举办,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西院告别厅举行。

  来自全国各地的西路军后代、在京的老红军、八路军、新四军、解放军等革命后代,各地的党史、军史研究工作者,以及部分朱玉教授生前的亲朋好友,约200余人云集301医院西院告别厅,参加了朱玉教授的告别仪式。

  当天,朱玉教授安详地躺在鲜花翠柏中,身上覆盖着鲜艳的中国党旗,灵堂四周排满了花圈,朱玉教授的亲属静静地站立在告别厅左边,各位送别的人们在灵堂外静静排队,不时回忆西路军和朱玉教授的往事。

  当主持人宣布“朱玉同志告别仪式”开始时,元帅之子徐小岩中将、李先念主席之子李平少将、王树声大将之女王宇红、洪学智上将之女洪炜,以及陈昌浩、张琴秋、王定国、刘瑞龙、程世才、徐立清、陈伯钧,杜义德、宋侃夫、刘忠、罗青长等革命前辈的后人们缓缓步入告别大厅向朱玉教授鞠躬、致敬。

  北京西路军研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刘延淮(刘瑞龙之女)向朱玉夫人徐秀珠致以深切慰问。

  送别人群每三人一组向朱玉教授送别。朱玉教授的夫人徐秀珠和子孙们一一与送别者握手、致谢。

  2019年3月24日,大白新闻独家获悉,原国防大学教授、回忆录《历史的回顾》执笔人朱玉于2019年3月24日15点23分逝世,享年86岁。朱玉,生于1933年10月,被誉为“给西路军正本清源第一人”。

  原国防大学教授、回忆录《历史的回顾》执笔人、被誉为“给西路军正本清源第一人”的朱玉教授,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开始,为西路军问题一直不遗余力地奔波着。“没有什么能挡住历史的真相。作为一名员,我应该为西路军站出来说话。”他是为西路军倾尽了毕生心血的学者,也是一位对红西路军战士感情至深的革命军人。

  1979年,朱玉教授调至元帅办公室工作,担负着徐帅回忆录《历史的回顾》写作任务。在中国档案馆和军事档案馆里,在查寻元帅任西路军总指挥的有关资料时,没想到一些最原始的资料、电文让他吃了一惊。

  为还原西路军历史以线月,中国工农红军红四方面军主力2万多人,西渡黄河作战,5个月后大部分被马家军歼灭,这支部队史称西路军。由于种种原因,西路军的历史真相长期被掩盖,西路军指战员受到了长达几十年的不公正的待遇。

  “西路军的问题早已被定性为‘张国焘错误路线’的牺牲品。”朱玉教授回忆说:“那个冬天,整整3个月我就是在阴冷的档案馆里一边查,一边写,一边流泪。不行,我一定要将这个问题搞清楚,要为这些死难将士说话。”

  在解释自己向外界披露西路军真相的动机时,朱玉教授说:“不这样做,我的良心过不去,想想2万多名将士在甘肃河西走廊血战到几乎全军覆没。然而他们死后还要背黑锅”,幸存者大多命运凄惨坎坷,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所以,在我了解到真相时,我决定一定要将真实的情况告诉世人。”

  朱玉教授曾经因为还西路军历史以真相,受了不少委屈,甚至在个人前途方面都受到影响。但他在谈起这个问题时却坦然地说:“值得,想想那些战死疆场的将士,我个人的前途算什么。”

  1980年12月2日,朱玉教授以“竹郁”笔名写成了《“西路军”疑》一文,就西路军西渡黄河、建立永(昌)凉(州)根据地、拒绝东返等问题提出疑问,向传统观点发起了挑战。不久,这篇文章被报送到那里。对西路军问题极为重视,他将此文批给李先念研究。

  随后,朱玉教授于1981年3月写出了自己的初步研究成果《把历史的内容还给历史——西路军问题初探》一文。他把这篇文章寄给了有关业务部门,希望在其内部文稿上刊载,以引起专职部门的专家学者们研讨思考。由于受西路军问题的传统说法年深日久的影响,该部门担任研审任务的人员写出长篇文章,作出了不接受新观点的反驳回答,即仍然坚持原传统观点的基本说法。

  于是,朱玉教授又写出了观点鲜明的论文《被否定的历史和被历史的否定》,进一步详谈了自己的论点和论据,来捍卫自己的观点。 这样,在李先念组织研究西路军问题的同时,史学界的一部分学者也开始撰写向传统观点提出挑战的文章。西路军问题的盖子被悄然地揭开了。

  “研究和正确看待西路军问题,一定要站在历史的高度来看。要认真分析和结合当时的国际、国内政治、经济和军事环境。”朱玉教授说,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会师的时候,正是国内土地革命战争和抗日战争转型的关键时期,在西安事变前后,政治环境异常复杂,这是战略全局与战略局部的关系问题。从全局看,西路军的西进计划在战略上牵制了“河西四马”,有力配合了河东红军的战略部署,同时也策应了“西安事变”的最终和平解决;西路军将士中虽然名将如云,但正是因为在西进途中随着时局的发展,时进时退,引起了马家军的疯狂进攻,虽然歼敌甚众,但自身伤亡也特别严重。

  经朱玉教授及广大党史工作者的共同努力,在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关心、关怀下,在党中央的高度重视下,新版中共党史为西路军正本清源。《中国历史》第一卷上册第十二章《遵义会议和长征胜利》中表示:“西路军所属各部队,是经过中国长期教育并在艰苦斗争中锻炼成长起来的英雄部队。在极端艰难的情况下,在同军队进行的殊死搏斗中,西路军的广大干部、战士视死如归,创造了可歌可泣的不朽业绩,在战略上支援了河东红军主力的斗争。西路军干部、战士所表现出的坚持革命、不畏艰险的英雄主义气概,为党为人民的英勇献身精神,是永远值得人们尊敬和纪念的。”

  “历史总是以沉重的脚步向前迈进。西路军经历了很多,也遭遇了很多。历史不会忘记他们,人民也不会忘记他们!”朱玉说。【资料来源:红军西路军研究工作委员、兰州晚报、北京晚报、青海新闻网、中国新闻网等】

http://mushfiqphotos.com/lixiannian/1720.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5-10??【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