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刘伯温马会内部资料 > 钱钟书 >

钱钟书杨绛:这辈子到头来我只学会了两个字

  被害人家属林先生放弃了民事赔偿,只求判处死刑。可惜连开庭都不能如了林先生的愿,开庭半小時意外中止,择日再审。林先生的文字依旧礼貌克制,却满眼都是的心灰意冷。

  太多人劝我介入心理疏导,可我不想。心理治疗最终是让我放下他们吧,可我不想。

  剩下的这个我,再也找不到他们了。我只能把我们一同生活的岁月,重温一遍,和他们再聚聚。

  前天,是钱钟书第19个的忌日。也是女儿钱瑗离世第20年。去年,杨绛先生孤独守了18年之后,终于“回家”。

  不论时代新旧,不论天才凡人,不论富贵贫穷.......一辈子到头来,怎么都和杨绛钱钟书,是同一个样的呢?

  后来,杨绛在书里写当时的少年,眉宇间蔚然而深秀;钱钟书形容姑娘是“颉眼容光忆见初,蔷薇新瓣浸醍醐”的脱俗。

  钱钟书的《围城》中,多的是“对于丑人,细看是一种残忍。”这样刻薄的句子,可一写起谈情说爱,全是心思:

  他写接吻:你嘴凑上来,我对你说,这话就一直钻到你心里,省得走远路,拐了弯从耳朵里进去。

  他写让步:他说的“让她三分”,不是“三分流水七分尘”的“三分”,是“天下只有三分月色”的“三分”

  从初恋到垂暮,钱钟书和杨绛全然不像民国其他弄潮儿,热爱体会所谓的新式爱情。

  钱钟书说起杨绛: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要结婚,我娶了她几十年,从未后悔娶她;也从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

  结婚那天,杨绛不过才24岁,钱钟书发愿:从今往后,咱们只有死别,再无生离。

  笨手笨脚地煮了鸡蛋、烤了面包、热了牛奶、泡了红茶。把一张小桌支在床上,早餐摆的整整齐齐,才让杨绛醒来享用。

  后来等到他们一起老了,杨绛想着,趁还能提笔,写下一本书,名叫《我们仨》。

  一家三口各写一部分,钱瑗写父母,杨女士写父女俩,钱先生写他眼中的母女俩。

  抗战爆发、被困上海沦陷区,文革期间被诬陷、女婿含冤自杀......挫折没能打断两个人的相濡以沫,可终究敌不过一个“命”字。

  1994年,钱钟书起初只是发烧,一检查却发现时恶性肿瘤。手术分明是很成功,没想到后遗症却伤了肾脏,结果发生急性肾功能衰竭。

  她请求妈妈,把《我们仨》的题目让给她写,她要把和父母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写下来。

  躺在病床上,钱瑗在护士的帮助下断续写了5 篇,最后都不能进食了,还在写。

  人这一生逃不过时间的作弄,或天灾人祸,或生老病死,临了了,人都走完了你才明白:

  大抵是你拼死捍卫的一切宝贝,依旧会在某个毫无防备的午后,被全数夺走。该你的命,躲不掉。

  潼潼,爸爸才刚刚认识你,想一辈子陪在你身边,为你遮风挡雨,披荆斩棘。可是这一生,你只跟我打了个照面。

  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写在脑海里的回忆,是每一个经历过离别的生还者,坚持走完一生的所有勇气。

  他们揣着对命运的妥协,揣着对往昔错过时光的悔恨,揣着对逝去之人的怀念,终究明白,人生的宿命,不过是离别。

  和爱人离别,和亲人离别,和自我离别,和世界离别,能真正拥有的,只有在一起的时光。

http://mushfiqphotos.com/qianzhongshu/1724.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5-13??【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