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刘伯温马会内部资料 > 钱钟书 >

杨绛女士《我们仨》的撒谎和媚俗(转载)

  钱钟书去世后,遗孀杨绛撰写、出版了《我们仨》一书,为人们了解这对夫妇的性格,提供了一份重要材料。此书可谈之处很多,这里只谈杨绛对“反右”一事的叙述和态度。

  谈到一九五七年“反右”前夕号召知识分子“大鸣大放”,杨绛说:“接下来就是领导号召鸣放了。钟书曾到中南海亲耳听到毛 的讲话,觉得是真心诚意的号召鸣放,并未想到‘引蛇出洞’。但多年后看到各种记载,听到各种论说,方知是经过长期精心策划的事,使我们对‘政治’悚然畏惧。”(第一三五页)

  我想,以钱钟书的智慧,杨绛的精明,实在不必等到“多年后看到各种记载”“方知是经过长期精心策划的事”。何须等待“多年后”?两个月后就真相大白了(假如两个月前真信毛是“真心诚意的号召鸣放”)。

  仅隔一段,杨女士立刻自打嘴巴,揭露自己刚刚撒的谎:“一经号召,我们就警惕了。…我对钟书说:‘请吃饭,能不吃就不吃;情不可却,就只管吃饭不开口说话。’……我们两个不鸣也不放,说的话都正确。例如有人问,你工作觉得不自由吗?我说:‘不觉得。’我说的是真话。…有记者要我鸣放,我老实说:‘对不起,我不爱‘起哄。’”

  这里,所谓“一听号召,我们就警惕了”,与她上面刚刚说的钱去中南海听毛“号召鸣放”的讲话“觉得是真心诚意的号召鸣放”一语,自相矛盾。这证实她说的“多年后看到…听到…方知是…”是假话,装成是两个一肚子真诚的书呆子。

  杨绛在书中谈到钱钟书怕父亲在鸣放中听信当局动员而真的“乱发议论”,惹出麻烦(第一三六页)。她在一九八五年撰写的《记钱钟书与〈围城〉》一书中,亦有记述:“一九五七年春,‘大鸣大放’正值高潮,他(指钱钟书-引者按)…因父病到湖北省亲,路上写了《赴鄂道中》五首绝句,…‘弈棋转烛事多端,饮水差知等暖寒。如膜妄心应褪净,夜来无梦过邯郸。’‘驻车清旷小徘徊,隐隐遥空碾懑雷。脱叶犹飞风不定,啼鸠忽噤雨将来。’后两首寄寓他对当时情形的感受…”(香港三联书店1987年版第34页)末首之“碾懑雷”“雨将来”诸语,尤见钱钟书对毛号召“大鸣大放”已有危险预感。由此,亦可见杨女士所谓钱钟书相信“真心诚意”“(我们)多年后…方知”诸语之不实。“一听号召,我们就警惕了”,这么机警的夫妇,晚年写书何必装傻?杨女士为人精明,听到号召鸣放,就对钱先生说“(我们)只管吃饭”,“我们不鸣也不放”,这不是自揭谎言么?

  “反右”时期,有记者要求她鸣放,她以“我不爱起哄”作答。这“起哄”二字,我想不是杨女士原话。就这两个讥刺时政的字眼,足以把她打成。以杨女士那种谨言慎行、“只管吃饭”、精明畏避的处世态度,料她决不敢玩这份要命的幽默,不过是今日写来,偷换字眼,俏皮、扬己而已。这“起哄”二字,既含有对当时挺身而出勇敢批评时政、要求民主和自由的知识分子的轻蔑,又含有对号召鸣放运动的讥刺。二字见性格。

  杨女士说,“我们两个不鸣也不放,说的话都正确。”这“正确”两字,到底是调侃呢,还是今日依然认同毛时代那种“正确”标准?她马上举了一个例子,说明她的“正确”观正是毛时代那种标准。作为一个学者和作家,她居然说,她“不觉得”“不自由”。这种回答,到底是愚昧,还是滑头呢?她在书中说,“我说的是真话”。这就是说,她并不觉得“不自由”。当时,十七、八岁的女大学生,例如林希翎、林昭,都能够尖锐地感到思想、言论和写作的不自由,而且勇敢地指出这种不自由,而年越四十五、相当老成的杨女士居然“不觉得”不自由。不知这话是真的心智麻木呢,还是撒谎?她把这种附和权力者口味的回答,说成是“正确”,那么,当时百万知识分子要求的呼声,即当局所谓“言论”“向党进攻”,自然也就“不正确”了。杨女士的政治立场非常清楚,她很自觉地和党保持一致,甚至比那些党内人士的“路线觉悟”还高。

  应当指出,人们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态度和立场,选择既不伤害他人、又能自我保护的处世方式,特别是在那种险恶的政治黑暗年代。指出杨绛女士的这些话语及其在“反右”时期的态度,丝毫不是要求她站出来鸣放,也丝毫不是要求她具备一个知识分子的思想深刻性、历史反思性,而是仅仅从最基本的做人作文标准,指出她的撒谎和媚俗。

  与杨绛女士《我们仨》中这种文字和性格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身为延安老干部、一直从事文艺和出版事业的韦君宜女士。年轻的韦君宜是一位热血爱国、追求理想的知识少女,在国难时刻,她放弃父母资助她留学美国的机会,放弃大学里曾一度研读的哲学专业而转而“坚信列宁、斯大林、说的一切”(《思痛录》第三页)。经历了五十余年的政治折磨和良心折磨,她晚年缠绵病榻,撰写《思痛录》(一九八六年动笔,一九九八年出版,比杨绛《我们仨》早动笔至少十四、五年,出版亦早大约五年),沉痛回顾一生所历的险恶风雨,抒发内心的愤怒之情,真话实说,毫无掩饰,显示出一个有头脑、有个性的知识分子所具备的真诚品格。她的《思痛录》也写到“反右”事件,文字处处表现出愤怒、痛苦、懊悔、自省构成的复杂情感、深刻反思和强烈批判意识。她愤慨地谈到那场荒谬的运动:“盲目的、毫无法律根据的‘中央精神’,随时变化的‘领导意图’,就可以随便支配几十万人乃至几亿人的命运。”她当时已痛悔自己走错了人生道路,错误地加入、投奔延安:“在反运动中,我曾对秋耘同志说:‘如果在一二九的时候我知道是这样,我是不会来的。’”(《思痛录》第四十五页)

  谈到“反右”这段历史,韦君宜女士驳斥某些人的愚蠢之说,把批判的笔锋直向和“中央”:“我觉得有些派人士讲:‘大和尚的经是好的,被小和尚念歪了。’实非探本之论。有的小和尚越念越歪,有的小和尚还念得比原经好一点。”她犀利指出“反右”带来的精神伤害和社会风气的败坏:“而社会风气和干部作风呢?从这时候起唯唯诺诺、明哲保身、落井下石、损人利己等等极坏的作风开始风行。有这些坏作风的人,不但不受批斗,甚至还受表扬、受重用。骨鲠敢言之士全成了,这怎么能不发生后来的‘’!”(第五十页)“这类事情,后来在‘’中成百倍成千倍地翻版。我看起源实出于反右。正气下降,邪气上升。……参加革命之后,竟使我时时面临是否还要做一个正直的人的选择。这使我对于‘革命’的伤心远过于为个人命运的伤心。我悲痛失望,同时下决心不这样干,情愿同罪,断不卖友。”(第五十一页)她以十分理解和同情的态度谈到派那些被打成的教授和专家们,诸如储安平、章乃器、罗隆基等人,他们参加政协,“哪里晓得只有吃饭和鼓掌的权利?”(第五十七页)韦女士感叹:“这是一部血泪凝成的历史”(第六十一页)。

  韦君宜女士这些沉痛真言、民族悲哀和直面惨痛历史的正直态度,书中表现的深刻反思、批判笔触、愤慨情绪,与杨绛谈“反右”那种俏皮、撒谎、自饰和媚俗,形成性格、人格和文化素质的强烈对照。这似乎是当代的另一种“围城”:里面的人很后悔,渴望冲出来,而在外面的人却矮子观场,伸长脖子,甜着嘴皮,想进去……

  韦君宜追述往事,反省自己,痛恨自己被党性所迫,在“”中“也干了些违背良心”的事,“写过违心之论的文章”,“胡说八道”地执笔“批判”与自己患难与共的同事黄秋耘,写完以后给黄秋耘看,黄为之一笑(第四十四页)。她自省:“我们这些搞文艺的由于不了解真实情况,容易被谎言所欺骗,反而会助纣为虐。”(第六十九页)她质疑:“这次,波及达上百万人。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第五十三页)

  这样的反思、批判和质疑精神,是杨绛晚年书中谈论反右往事时所没有的。一九八零年十二月,钱钟书为杨绛《干校六记》撰写前言,曾这样指出:“我觉得她漏写了一篇,篇名不妨暂定为《运动记愧》。”这是在委婉指出妻子这本写个人文革经历的小书,缺乏自我反省。何以见得呢?钱钟书写道:“至于一般群众呢,回忆时大约都得写《记愧》:或者惭愧自己是糊涂虫,没看清‘假案’、‘错案’,一味随着大伙儿去糟蹋一些好人;或者(就像我本人)惭愧自己是懦怯鬼,觉得这里面有冤屈,却没有胆气出头抗议,至多只敢对运动不很积极参加。……惭愧使人健忘,亏心和丢脸的事总是不愿记起的事,因此也很容易在记忆的筛眼里漏得一干二净。”杨绛若记得这话,《我们仨》或许会少些假话、少些媚俗,多些真诚、多些自省?

  人真是一个有趣的、难以理喻的物种。有时你既不能以常识来理解某些人,也不能以太高的理智来推想某些人,特别是对那些所谓知识者、哲学者、思想者、作家、文人、科学家之类,别看此辈舞文弄墨,玩弄符号,耍弄公式,夸夸其谈,有时此辈还不如一个普通百姓有见识、有良知、有道义、有性情。百姓有豪爽,此辈没有;百姓有真情,此辈只有党性;百姓有真知,此辈只知奉旨;百姓讲道义,此辈只知维护私利,如此而已。他们中的许多人,眼界十分狭隘,头脑十分浅薄,心思十分复杂。他们的勇气在于不知羞耻制作谎言、不知羞愧制造文字垃圾。

  你以为圈子里的人一定很坏,可是有时偏偏从圈子里站出有真知、有胆量的勇士;你以为圈子外面的人一定比圈子里的人好,可是偏偏有些圈子外面的人更不成样子,显得他们比里面的人更起劲。这些没拿本子的业余卫道士,有时简直把人惊呆。

  可是偏偏还有不少亲历者、后生辈在掩盖那些悲剧、捍卫那些“运动”。更令人莫名其妙的是,那些捍卫者们正是当年以弯腰和跪姿、挨打和挨批、一天天熬出来的受难者,他们往往也挽起袖子,露出臂膀,示人以当年的伤痕,像一个有幸未死的老兵炫耀自己刀下逃生的疤痕。他们淡漠了痛苦,失去了思考,用一管软软的笔在装傻和俏皮。奴隶的人种,万劫不复,此之谓也。韦君宜女士在《思痛录》中感叹:“中国的可怜的老百姓,太容易高呼万岁。”(第六十一页)殆此意乎?

  你可以去夸一个具有你非常敬佩之精神的女性,但你何苦非要把一个仍然健在的九十岁老人拉上做垫背呢?

  你来评论一个时代的悲剧,这是很正常的,但当你把笔触伸到一个具体的对象上时,其实你无非是在谴责别人罢了。

  中国的文化人,怎么就那么喜欢去关心某个人的性格,某个人的卑鄙呢?人家写了文字,结果却成了你谴责人家道德低下的口实。

  中国的文人,总是喜欢通过别人的文字去窥视别人的隐私,并且以发现这种隐私为荣,他们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看到别人的卑鄙无耻,并且把它们公布出来,以便让更多的人知道,从而呢,显出自己的高尚,至少,是自己追求高尚的高尚~~。

  我就不相信一群只不过在知识上比别人丰富些的群体,能在道德上比别的群体高尚多少呢?难道这个世界所有最卑鄙的事情,不正是由那些具有丰富知识的人做出来的吗?

  我对杨绛先生的文字并不认同,这位老人的文字水平很一般,但我估计她同样应该有一批拥趸,然后,双方立刻会陷入混战中,彼此揭短,互相大骂对方是卑鄙小人,呵呵,我最喜欢看到中国的文化人玩这个游戏了。反正大家闲着也是闲着,象顾问说的,往死里整吧,互相揭短吧,当然,肯定有人在背后偷偷笑的~:)

  韦君宜女士这些沉痛真言、民族悲哀和直面惨痛历史的正直态度,书中表现的深刻反思、批判笔触、愤慨情绪,与杨绛谈“反右”那种俏皮、撒谎、自饰和媚俗,形成性格、人格和文化素质的强烈对照

  林昭(1932年[1]12月16日-1968年4月29日),原名彭令昭,苏州人,基督徒。林昭在1957年的中因公开支持北京大学学生张元勋的大字报“是时候了”而被划为,后因“阴谋推翻人民民主专政罪、反革命罪”在1960年起被长期关押于上海提篮桥监狱,在狱中她坚持自己的信仰,并书写了二十万字的血书与日记,控诉了中国当局的对她残酷政治迫害和压迫,表达自己追求人权、自由和平等的信念和追求。1968年4月29日林昭被当局在上海秘密枪决,当局从未正式公布过判处林昭死刑的罪名。

  1980年8月22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撤销之前判决,以精神病为由平反为无罪,并认定该案为冤杀无辜。1981年1月25日上海高院再次做出复审,认定以精神病撤销判决不妥,撤销1980年裁定,但仍与之前判决一并撤销,宣布林昭无罪[2]。

  “当时,十七、八岁的女大学生,例如林希翎、林昭,都能够尖锐地感到思想、言论和写作的不自由,”

  ——扯蛋前把功课应做好。您拉着李师师反对粱红玉,伙同赵姨娘嘲笑杨贵妃,枉费了一肚子好下水。

  举报5楼点赞作者:DaredevilTT时间:2011-03-18 11:23:18“碾懑雷”“雨将来”诸语,尤见钱钟书对毛号召“大鸣大放”已有危险预感

  根据雷雨几个字,就推定别人预感到毛要号召“大叉大叉”,高人莫非是搞过焚书坑儒的嬴政、搞过文字狱的满清大臣,穿越来的?

  这“起哄”二字,既含有对当时挺身而出勇敢批评时政、要求民主和自由的知识分子的轻蔑,又含有对号召鸣放运动的讥刺。二字见性格

  又是从两个字升华出无限丰富的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只有这个回复配得上你吧:

  我操!(此回复虽有且仅有兩个字,却深刻地表达了回複人理惊讶与暴脾气,反应出作者性格十分暴力,变态,辣手催花,足以见作者从小骂人练就的扎实的文字功底和颠倒黑白的写作技巧及惨绝人寰的创新能力。实是禽兽不如!再加上以感叹号收尾,点睛之笔,妙笔生花,意境深远,照应前文,升华主题,在‘我操’后面加上美腿,胸部,臀部。。等等词汇给人无限感动和遐想有浑然天成之感,实乃回複中之极品,沙发占座中之绝笔。)

  杨女士说,“我们两个不鸣也不放,说的话都正确。”这“正确”两字,到底是调侃呢,还是今日依然认同毛时代那种“正确”标准?她马上举了一个例子,说明她的“正确”观正是毛时代那种标准。作为一个学者和作家,她居然说,她“不觉得”“不自由”。这种回答,到底是愚昧,还是滑头呢

  举报6楼点赞作者:春风3郎时间:2011-03-18 12:17:21喔,原来传说中的大字报是这个样子的~~~

  举报8楼点赞作者:春天里的迷茫时间:2011-03-18 15:32:55楼主您省省力吧

  举报9楼点赞作者:水仙花快快开时间:2011-03-18 15:57:37支持杨绛,楼主你真不是个东西,人家写的东西自己明白读者爱看就好,不爱看的就算了,你拿着人家的伤心来铺陈你的卑鄙,真够恶心的。

  顺便告诉你,蠢楼主,晃天涯这么多年了,从来没说过言辞这么激烈的话,你这个不厚道的贱人令我感到恶心,杨绛先生垂暮之年,你攻击一个孤单年迈之人,还配称作人吗?

  楼主,你是个渣滓,你还是先死吧,不知怎么骂你,因为没骂过人,但真是太讨厌你了。

  举报11楼点赞作者:水仙花快快开时间:2011-03-18 16:00:09毕业以后,很少看书了,还不知韦君宜何方高人,但从楼主这里,算是见识了,呸!!

  举报12楼点赞作者:水仙花快快开时间:2011-03-18 16:03:38楼主,咱俩要是见面的话,我会揍你的。

  举报13楼点赞作者:要命一条时间:2011-03-18 16:11:25楼上的朋友火气够厉害,呵呵,我看应该是楼主转载的文章~~~

  举报14楼点赞作者:bingobingo小妖时间:2011-03-18 16:11:38楼主也太上纲上线了吧。杨绛是文人又不是社会学家。她的视角没那么犀利又如何呢?未必跟你视角不一致的人,你都要痛恨并且攻击?

  举报18楼点赞作者:Aliceli2003时间:2011-03-18 16:47:46最看不起LZ这种咬文嚼字,那别人的作品来随意揣测的所谓的文人。

  举报19楼点赞作者:我行我易时间:2011-03-18 17:32:08杨绛,怎么说哪,是有点矫情,不过有人就是爱这个调调,女人嘛,不用要求太高。

  举报21楼点赞作者:青格子时间:2011-03-18 19:05:03撒谎?媚俗?说的是楼主自己吧,把这样没有意义的文章贴在这里你想干什么呢?论文写不下去了吧!

  举报22楼点赞作者:tycomplex时间:2011-03-18 19:43:04杨绛,怎么说哪,是有点矫情,不过有人就是爱这个调调,女人嘛,不用要求太高

  林昭(1932年[1]12月16日-1968年4月29日),原名彭令昭,苏州人,基督徒。林昭在1957年的中因公开支持北京大学学生张元勋的大字报“是时候了”而被划为,后因“阴谋推翻人民民主专政罪、反革命罪”在1960年起被长期关押于上海提篮桥监狱,在狱中她坚持自己的信仰,并书写了二十万字的血书与日记,控诉了中国当局的对她残酷政治迫害和压迫,表达自己追求人权、自由和平等的信念和追求。1968年4月29日林昭被当局在上海秘密枪决,当局从未正式公布过判处林昭死刑的罪名。

  1980年8月22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撤销之前判决,以精神病为由平反为无罪,并认定该案为冤杀无辜。1981年1月25日上海高院再次做出复审,认定以精神病撤销判决不妥,撤销1980年裁定,但仍与之前判决一并撤销,宣布林昭无罪[2]。

  “当时,十七、八岁的女大学生,例如林希翎、林昭,都能够尖锐地感到思想、言论和写作的不自由,”

  ——扯蛋前把功课应做好。您拉着李师师反对粱红玉,伙同赵姨娘嘲笑杨贵妃,枉费了一肚子好下水

  想反驳别人,最好别用这里来的材料。您才需要正儿八经地去做功课,好好了解一下。

  林黑反驳的可能是指导作者把林昭女士的年龄写错了这件事。但楼上网友想反驳林黑什么呢?维基百科好象没什么吧?我看相当一部分内容还是比较客观的。要是不引用它,你认为引用哪个资料比较公正?我在百度找个人名都告诉我找不到,因为法律不允许啥的,这就有点过于小气了,反而让人很不以为然,又何谈被人认为是客观或公正?

  举报25楼点赞作者:秋水叶鱼时间:2011-03-18 20:44:37杨绛先生孤苦这么多年,以一个有才情的女子受文革非人道之辱,够倒霉的了,何苦一再逼问她在文革期间的不作为呢,在那个时代,有人做了英雄,我佩服,有人关起门来不问世事,也无可指责,至少她没有直到现在才做痛苦状、义愤状来充英雄。

  举报26楼点赞作者:好好学习天天吵架时间:2011-03-18 20:51:36支持楼主

  举报27楼点赞作者:jfyl50时间:2011-03-18 21:21:52请不要指责这位老人,历次政治运动知识分子能够做得到一贯正确吗?您做到了吗?

  举报28楼点赞作者:喝了一瓶时间:2011-03-18 21:27:41怎么就说都不能说了,好像一说就把个老太太垫在脚下了?

  文人大抵是都要有些风骨才出众的,这两个老人我并没发现多少。他们充其量是高明的生活者。有没有作品不打紧,吃着点喝着点就行。这一点上看,我倒是要对丁玲肃然起敬了。因为一辈子为了打闹口吃喝,吃睡安稳不就是亘古不变的“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的文人的理想。就跟老干部们一退休便命中注定要迷上书法一样。因为闲着也是闲着。

  记得有一次夏志清谈到杨降时,不知说到什么事,很明显的点到了杨先生那不凡的聪明劲。

  至于花甲老太太们喜女红,迷剪纸,玩儿秧歌的也都一波一波的,没会什么大惊小叹的。这显然就是人跟人的不同罢?

  举报29楼点赞作者:tycomplex时间:2011-03-18 21:28:19两人都是精明的眼睫毛都是空的。老太太的为人脾气坊间实际颇有些人不以为然,象《破围》一书事件。有关老太太的资料不多,版内藏龙卧虎,能有方家从面相上探讨一下,可能有更深的了解,也未可知。

  记得有一次夏志清谈到杨降时,不知说到什么事,很明显的点到了杨先生那不凡的聪明劲。

  呵呵,这就来了,俺只有搬小凳子看的份了,看看咱们中国文人一直最喜欢玩的游戏,好家伙,一提夏先生,基本就和提到上帝一样,他要是点到了杨先生的某处,一定就是上帝的手指头点到了——肯定没跑了。

  咱们中国现代文化人,一直就没有形成过什么象样的学派,但帮派却一点不少,堪比流氓。

  举报32楼点赞作者:霹雳炮时间:2011-03-18 22:13:04我倒是有点赞同楼主的或者楼主转的文章。

  学问不好评价,但是我赞同楼主这一句话“人真是一个有趣的、难以理喻的物种。有时你既不能以常识来理解某些人,也不能以太高的理智来推想某些人,特别是对那些所谓知识者、哲学者、思想者、作家、文人、科学家之类,别看此辈舞文弄墨,玩弄符号,耍弄公式,夸夸其谈,有时此辈还不如一个普通百姓有见识、有良知、有道义、有性情。百姓有豪爽,此辈没有;百姓有真情,此辈只有党性;百姓有真知,此辈只知奉旨;百姓讲道义,此辈只知维护私利,如此而已。”

  有时候,有些人被捧到了很高的位置上,我们相信他或她一定有不同凡响的地方。但是,你别指望在道德或者品质上他或她也应该受到同样的尊重。

  这句话说得实在在理。人家也没想怎么样啊,楼上的某人就大张旗鼓地骂开了。这里也不许么。

  举报34楼点赞作者:江风吟时间:2011-03-18 22:40:18大字报贴到杨绛头上了

  举报35楼点赞作者:flyingbabypig时间:2011-03-18 22:40:47咱们中国现代文化人,一直就没有形成过什么象样的学派,但帮派却一点不少,堪比流氓。

  举报36楼点赞作者:江风吟时间:2011-03-18 22:42:40用这样一个耸人的标题就成功的让大家记住了孙某人了,高啊。跟娱乐界炒作新人的手法没什么区别。大家学着点,怎样把自己的名字跟名人的联系在一起

  举报37楼点赞作者:留吧去吧时间:2011-03-18 22:45:46逝者已去,何必再扰?

  举报38楼点赞作者:江风吟时间:2011-03-18 22:45:51文人明哲保身一点很正常的,瞎起哄是老粗的行为

  举报39楼点赞作者:veritas_liu时间:2011-03-18 22:49:46包括LZ在内的很多人可能都没经过那个时代,所以喜欢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挥斥方遒。文革时下级举报上级,儿子揭发父亲的事都的是,人人自危。能象杨先生这样的逍遥派,很不容易了。至少他们不去害人。能不害人已经足够了,难道还要求他们象刘胡兰和江姐吗。谈事情不能脱离当时历史和环境。

  举报40楼点赞作者:要命一条时间:2011-03-18 23:23:28我并没有骂谁啊,我只是对一个群体打个比方。这个群体的理解能力显然是超出一般智商群体的,这应该是事实。不过还自命道德也超常,这就扯淡了。我就不信这位孙作者一辈子没说过谎,与其如此讥讽一个百岁老人撒谎,为何不忏悔一下自己撒谎的经历呢?

  来自42楼点赞作者:要命一条时间:2011-03-18 23:27:22请问,你们谁敢放着书话全体网友的面说,我一辈子没撒过谎,没做过缺德事,没做过昧心事?

  来自43楼点赞作者:黄昏之树时间:2011-03-18 23:32:09楼主这样做有意思吗?

  举报45楼点赞作者:青麒紫麟时间:2011-03-18 23:41:03谁写的啊,真够恶心的。

  咱们中国现代文化人,一直就没有形成过什么象样的学派,但帮派却一点不少,堪比流氓。

  举报52楼点赞作者:都市牧菌人时间:2011-03-19 07:10:52说这些,皆因钱钟书的名头太响了

  才看了两段,就不想看了。作文者显然是自以为是,以此炒作。如果不是,那就说明他没有信念。

  试问,不等到权威人士正式批露,文人精神如钟、杨二人,即使想到了什么,又怎能真正怀疑自己的信念呢?好比一个孩子,虽然怀疑自己不是家里亲生,但不经父母,或知道真相者讲清因由,又怎么样真的认定自己的身世呢?

  当年,人们对 的敬仰,即使今天谈起来,仍是七分功,三分过。那么钟、杨二人的情感,不仅无过,反到说明一个真正学者对人、对事的可敬态度了。

  作文者不能念及此外,却来批文说杨的思想,用句小品流行语:你无知的样子全都表现出来了。不要以为读了些书,识了些字,就可以随意指摘了。肤浅之极!!

  举报55楼点赞作者:山形水影时间:2011-03-19 10:01:32当年做了恶事,临老心里不清净,出来认个错道个歉,本来也是宽慰自己,何必写的如此伟大呢?那个时候的事情,在受害者写来,肯定是不堪回首,神马神马的,在作恶者写来,肯定又是受了蒙蔽,年轻少不更事,神马神马的。在我看来,都没有像杨先生这样,比较中立的人士写来的客观包容。

  我们读书,总是从一本书的最高境界来欣赏和品评。我们使用绳子,总是从最薄弱的一段来断定绳子的质量。坐冷板凳的书呆子,待人不妨像读书般读;政治家或企业家等也许得把人当作绳子使用。

  举报56楼点赞作者:山形水影时间:2011-03-19 10:09:57钟杨二位先生,的确是充满了智慧。但是他们是地地道道的读书人,一辈子读书做学问。民国那么多文人墨客,能与他们比拟的,却是不多。将智慧应用于生活当中,高明之极。

  按照楼主所说,要在当时做了恶事,晚年痛哭流涕的,才是可敬之人,显然是首尾颠倒,没了逻辑。杨绛先生说“正确”,只是人家不参与政治,不随波逐流的反应,自然没有什么把柄可以被你们的韦英雄抓住,自然也避免了晚年以受害者的身份回忆那时那人。

  举报57楼点赞作者:山形水影时间:2011-03-19 10:17:41楼主真是典型的文人,带着文人的那种尖酸刻薄劲。

  举报58楼点赞作者:linyi518时间:2011-03-19 10:25:09我是这样理解的:因为喜欢,所以苛求,也是人之常情吧。

  杨绛先生写的干校六记、洗澡都很不错的,至于女人有点聪明,有点矫情,总是有的,我们身上谁没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呢。

  不过要命兄,小弟生活很单纯,我敢说:我撒谎过,但没做过缺德事,昧心事,起码自己没认识到自己平淡的生活中有什么缺德事。昧心事可以做的。

  举报59楼点赞作者:山形水影时间:2011-03-19 10:50:44因为喜欢,所以可求?此楼楼主的帖子里,跟杨绛有关的倒是不少,好像专门的杨黑呢。。。

  举报60楼点赞作者:山形水影时间:2011-03-19 10:58:17闲闲书话[书评文论]杨绛女士《我们仨》的撒谎和媚俗(转载)2011-03-18

  闲闲书话[书余文字]杨绛《我们仨》:高智商而小心眼的家族(转载)2011-03-13

  闲闲书话[书余文字]杨绛为什么这样鄙视张隆溪?(转载)2010-05-19

  闲闲书话[书评文论]陈福康:杨绛、栾贵明、郑文林的文理不通(转载)2009-07-22

  举报61楼点赞作者:山形水影时间:2011-03-19 10:59:37闲闲书话[书评文论]钱默存先生年谱:《我们仨》一桩颠倒的创作(转载)2007-12-01

  闲闲书话[书评文论]文如其人——读杨绛的《我们仨》(转载)2007-12-01

  闲闲书话[书评文论]钱默存先生年谱:《我们仨》学《围城》一例(转载)2007-11-20

  闲闲书话[书余文字]杨绛:“杨绛”和“杨季康”(转载)2007-10-17

  闲闲书话[书评文论]《〈围城〉汇校本》十年祭(转载)2007-07-18

  闲闲书话[书评文论]赵益,兼驳刘永翔君 再论程千帆之诗,沈祖棻之词(转载)2007-07-06

  闲闲书话[书评文论]汪荣祖,钱锺书评吴宓诗集(转载)2007-06-29

  闲闲书话[书评文论]刘永翔驳斥《“钱学”已成清谈之助?》(转载)2007-06-05

  举报62楼点赞作者:山形水影时间:2011-03-19 11:01:24感情楼主就是靠杨钟二位先生那点事过日子的。。。现在恩将仇报,反咬一口。却是无耻之极。

  举报65楼点赞作者:悄悄来也时间:2011-03-19 11:23:28人家的我们仨,只是个回忆录的形式,何必要上纲上线的呢,何必要扯上政治呢,那会弄脏了大家的眼睛。

  举报66楼点赞作者:莫奈的面包屑时间:2011-03-19 11:27:36立论恶心,论据荒谬!作者你有空写写那些明媚、明谄、明坏的吧,咬文嚼字的拿杨绛说事,其心可诛!

  举报67楼点赞作者:莫奈的面包屑时间:2011-03-19 11:29:49大家 别回这帖子了,作者是马甲!不知道是何路妖魔!

  举报68楼点赞作者:坐忘斋书线对不对的,说说也没啥,谁又是“老虎屁股摸不得”?我最爱佛头着粪又如何?

  举报69楼点赞作者:霹雳炮时间:2011-03-19 12:24:16楼主发的不像大字报,有的人的回复倒像大字报。若您有不同意见,至少要提供论据,或者说明楼主文章中哪条不合您胃口,哪句话分外恶心。恶心在何处?

  举报70楼点赞作者:zhuiminyuan时间:2011-03-19 12:39:54杨女士的文章给人感觉比较杂造作,但楼主未免太鸡蛋里面挑骨头了.你列举的杨文中问题在韦文中也有类似出现.

  举报71楼点赞作者:外来的和尚B时间:2011-03-19 12:52:57国良卡空间按看见

  举报72楼点赞作者:11很郁闷时间:2011-03-19 13:01:24那时候的人多实惠啊,哪有楼主这么多花花肠子。求出名这种反抱大腿的方法过时了,早两年用还能混个大湿的名头,如今只能当笑料。求你们换个花样吧,真是倒胃口。

  举报74楼点赞作者:天空灰蓝色时间:2011-03-19 13:03:26作者:霹雳炮回复日期:2011-03-1822:13:04我倒是有点赞同楼主的或者楼主转的文章。

  学问不好评价,但是我赞同楼主这一句话“人真是一个有趣的、难以理喻的物种。有时你既不能以常识来理解某些人,也不能以太高的理智来推想某些人,特别是对那些所谓知识者、哲学者、思想者、作家、文人、科学家之类,别看此辈舞文弄墨,玩弄符号,耍弄公式,夸夸其谈,有时此辈还不如一个普通百姓有见识、有良知、有道义、有性情。百姓有豪爽,此辈没有;百姓有真情,此辈只有党性;百姓有真知,此辈只知奉旨;百姓讲道义,此辈只知维护私利,如此而已。”

  有时候,有些人被捧到了很高的位置上,我们相信他或她一定有不同凡响的地方。但是,你别指望在道德或者品质上他或她也应该受到同样的尊重。

  举报75楼点赞作者:我贫故我在时间:2011-03-19 13:31:14这篇文章是一个孙乃修的写的吧,楼主只是转载孙乃修,从文章里挖出只字片语,就断章取义,东拼西凑出自己“伟大的发现”,只能说你想出名想疯了。好吧,你的愿望达到了,我今天知道了世界上还有一坨屎叫:孙乃修……

http://mushfiqphotos.com/qianzhongshu/1911.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6-01??【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