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019正版免费资料大全 > 杨绛 >

宗璞 唐河的文化名片

  2019年5月底,正值栀子花香的时节,唐河文化史上发生了一件大事,这就是91岁的著名作家宗璞回到了故乡唐河,一时间新闻铺天盖地,在这个网络、自媒体发达的时代,有关宗璞的影像、

  2019年5月底,正值栀子花香的时节,唐河文化史上发生了一件大事,这就是91岁的著名作家宗璞回到了故乡唐河,一时间新闻铺天盖地,在这个网络、自媒体发达的时代,有关宗璞的影像、图片、文字报道迅速传播出去,有网友留言说:原来宗璞是冯友兰先生的女儿,还有人说,原来宗璞也是唐河人,唐河一时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

  人教版初中语文课本中,近代作家有鲁迅、朱自清、冰心、孙犁,茅以升、叶圣陶、宗璞、余秋雨、杨绛等文章入选,他(她)们都是如雷贯耳的文学大家。宗璞的散文《紫藤萝瀑布》二十多年来一直被选为七年级语文教材。不仅如此,《宗璞散文集》是教育部门指定的中学生课外读物。她的散文曾做为十几个省市的高考题目,这在全国作家中也是罕见的。宗璞是一位全能作家,她获得过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优秀中篇小说奖”、“优秀儿童文学奖”、“优秀散文奖”以及“中国作家集团奖”、“施耐庵文学奖”、“茅盾文学奖”等各种奖项。她的作品语言优美、文字典雅、主题充满光明和希望,在学生和高层知识分子中拥有众多读者。宗璞的文学创作根植中于国大地和传统文化,如果追根溯源,起点就是在唐河这个地方。

  由于宗璞做过视网膜脱落手术,不适宜坐飞机,她只好坐高铁到驻马店,再换乘房车回唐河。一个世纪前父亲冯友兰外出求学,也是走唐河到驻马店这条路线。宗璞出生于北京,对唐河这块土地充满了感情,这是受父亲的影响。父亲十几岁就离开了唐河,但一辈子念念不忘家乡的清水河,高耸的泗洲塔。

  这次回家,唐河县给予了热情周到的接待。欢迎午宴特意安排在迎宾馆的杏梅厅,杏梅厅的名字来自祁仪镇冯家故居的银杏和腊梅两棵树,餐厅的北墙上悬挂的正是冯家大院的照片,置身于杏梅厅,家的感觉如此亲近。宗璞兴致勃勃地品尝了唐河小吃“锅出溜”,对唐河红薯和芝麻叶面条也赞不绝口,当吃到甜中带酸的烧茄子时,她风趣地说像《红楼梦》里的茄子,这是游子故乡情深的诗意表达。我想,以后迎宾馆不妨就把这道菜叫“红楼梦茄子”,也许能吸引更多食客。

  宗璞一致认为自己是唐河的臣民,是唐河人中的一员。她关心家乡的文化建设,三十多年前就给唐河县图书馆捐赠过古籍《二十四史》和手稿,前几年还给冯友兰纪念馆捐赠家具和父亲的墨宝。2018年7月,唐河县图书馆举办“宗璞散文朗诵会”,宗璞特寄语唐河小学生们:学好语文,无论做什么,都要把中文底子打好,文笔好、口才好应该成为唐河人的一个特点。2019年4月29日,唐河文学杂志《石柱山》创刊一百期,宗璞又发来贺词:祝贺《石柱山》出版100期,我很想回去看望大家,还要看看石柱山这座山。然而故乡之行的愿望实现起来并不顺利。去年10月21日,本来已经订好了回唐河的车票,唐河方面也做好了接待准备,就在出发的前一天,宗璞突然头晕加剧,她给我打电话说:安全第一,否则出了事十个医生也救不过来,给唐河领导解释一下,实在对不起大家,忽悠大家了。我知道,当时四卷本《野葫芦引》的收官之作《北归记》正在修订,还没出版,全国读者翘首以待这部作品多年,不能功亏一篑。她怀着内疚的心情取消了唐河之行,随后身体时好时坏,她甚至认为回唐河的想法就是一场白日梦,不可能实现了。

  2019年2月,《北归记》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正式出版,一时间好评如潮,首版六千套很快被抢购一空,只得再版。这时,回唐河的事才又提到议事日程,她说我很想回河南这个地方逛一逛,非常感谢这个地方养育了一代代人。一再交代我说不要给唐河添麻烦,有个住的地方就行。当踏上故乡唐河的土地时,宗璞高兴地说原来白日梦也能实现。

  回唐河的第二天宗璞就要回祁仪老家看看。从唐河到祁仪镇,平坦的柏油公路在田野和挺拔的杨树间向前延伸。1945年初,冯友兰、冯景兰兄弟俩千里迢迢从昆明回来为母亲奔丧,是坐牛车,从唐河到祁仪镇走了一天才到家,而现在只需要四十分钟。数十名祁仪小学生手捧鲜花,在友兰文化广场上列队欢迎“奶奶”回家。中午,宗璞在冯家大院吃了一顿难忘的午餐,这是她第一次在冯家的院子里吃饭。她站在冯家故居模型前久久凝望,似乎想把冯家大院的每个细节都印入脑中。时代变迁,过去有上百间房屋的院子,如今只剩下一棵银杏树和一簇蜡梅。虽然冯家的老屋没有了,但中国哲学以这里为起点,走向世界,影响了无数人。冯友兰先生把“境界”这个佛教用语借用的哲学中来,把人生分为四个境界,他的一生就是努力把哲学变成一个人“安身立命”的精神家园。受父亲的影响,宗璞作品的主题永远是追求高尚、美好的人生,她把父亲的哲学思想融入到她的创作中,通过文学强化父亲的哲学梦想,父女俩共同表达一个相近的主题,这在中国文学史上是一个佳话。

  宗璞一生几乎都生活在大学校园中,耳闻目睹过高层知识分子的风采,深切感知老一代学人的思想操守、家国情怀。在昆明时,她和同学们曾跟闻一多先生去桂林游玩;北归后还和父亲一起去探望过病榻上的朱自清先生。解放后宗璞随父亲移居北大燕南园,左邻右舍都是大师级的人物,他们后来都成了宗璞描写的对象。正像文学界有“山药蛋派”、“荷花淀派”一样,宗璞自成一派,她作品中的知识分子形象填补了中国文学史上人物群像的空白,她是中国知识分子题材作家的一座山峰,无人能超越,甚至有学者认为,宗璞的多卷本《野葫芦引》系列小说,将改变她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

  故乡的山水、人情、美景让宗璞兴奋不已,她说在唐河“有家的感觉”。她早餐必吃一个“桐蛋”,也喜欢胡辣汤和唐河凉粉。宗璞本想在唐河多住几天,慢慢感受家乡的变化,她还想去唐河划船、到马振抚去闻栀子花香、在唐河过端午节,但是,因为随行的女儿有公务在身,她们只好匆匆结束了这次故乡之行。离开唐河时,宗璞特意嘱咐从“友兰湿地公园”中走一趟,她想看看以父亲的名字命名的湿地公园的模样,在这里品味花情柳意,感受风的温暖,就像走进父亲的怀抱。宗璞曾笑谈,父亲一生都生活在哲学世界中,四个孩子他一个也没抱过,以至于幼年时的宗璞在作文里写道:一个家只要有母亲就够了,有没有父亲并不重要……汽车行走在友兰湿地公园弯弯平坦的道路上,车窗外绿意盎然,阳光满城,这是冯友兰父女魂牵梦绕的地方。

  宗璞回到北京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祁仪中学和友兰高中寄书,她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影响唐河下一代的人生。我建议她写一篇唐河故乡行的散文,借助“名家名篇”使唐河的名字广为传播,这就是文化的影响力。据悉,唐河正谋划把祁仪打造为“哲学小镇”,这是一个很好的创意,因为中国现代哲学正是以这里为起点,融合中西、新旧相续,焕发出新的光彩。我个人一直认为,作为哲圣故里,唐河其实代表着一种“境界”,这里是心灵的故乡,而擦亮这张名片的人正是信奉“极高明而道中庸”的冯氏父女俩。

  翻开宗璞的著作,或在网上搜索“宗璞”二字,映入眼帘的是:宗璞,原名冯钟璞,哲学家冯友兰之女,1928年7月出生于北京,祖籍河南省唐河县……. (作者系纪录片《宗璞》导演)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中国财经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中国财经新闻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

  【特别提醒】: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

http://mushfiqphotos.com/yangjiang/1995.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6-22??【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