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019正版免费资料大全 > 张作霖 >

母亲病重父亲不理 张学良曾想一枪打死张作霖

  近日,凤凰网揭秘张学良年少时,因为母亲和所受屈辱,曾想一枪杀死父亲张作霖。据长江文艺出版社《大帅府》描述,张学良年少时挺恨张作霖。张作霖三妻四妾,很少回家,偶尔回来,天黑进门,鸡叫就走。张学良曾奉母命去找父亲要钱,结果被两个哨兵拦在门外说他是叫花子,他强闯差点被刺刀挑死;后母亲病重他不得不再去找父亲,张作霖正跟人发脾气,话没听完就让他滚,他恨得想一枪打死张作霖。

  12岁前,张学良一直跟母亲赵春桂生活,先在台安,后在新民杏核店胡同。他和母亲还住在狭小的土屋里,一铺小炕,炕头是母亲,炕梢是姐姐。他和弟弟张学铭睡在中间。挨挤得紧紧的,把炕尿了,都说不清楚是谁尿的。张学良晚年回忆童年生活时,说,我小时候总挨打。至于总挨谁的打,没有说,分析一下,应该是母亲赵春桂。因为12岁之前,张学良与张作霖在一起的机会很少。

  张学良问过妈妈,爸为什么总也不着家,他在外边忙什么?妈妈说,你爸担着朝廷的大事,领着几百号人,又要管吃,又要管住,还得东征西讨,能隔三差五地回来看看咱们娘几个,就算不错了。崔先生没跟你讲过吗?担大事者就不能顾小家,古往今来都是这个理。

  崔先生叫崔骏声,是辽西名流,也是张学良的第一个老师。此人自视甚高,寻常人不放在眼里,唯独对张作霖钦佩至极。他不只一次跟张学良说,你爸是个大英雄,大英雄你明白不?往远了说,刘邦、项羽、朱元璋都是大英雄;往近了说,左宝贵、邓世昌也是大英雄。

  张学良印象中的母亲可分为两个阶段。前一阶段,母亲青春韶秀,脸上总是笑意盈盈,性情像一只没有脾气的老花猫。妈妈的变化是从哪一天开始的,张学良说不清楚。反正感觉妈妈好像突然间就变了,变得喜怒无常,变得不讲道理。笑容少了,歌也不唱了,动不动就抡起巴掌,逮着脑袋打脑袋,逮着屁股打屁股,一边打一边说,跟你那死爹一个熊样!于是,张学良模模糊糊地懂了,妈妈的变化好像跟爸爸有关,跟爸爸总也不回家有关。

  张学良七八岁的时候,赵春桂提起张作霖,还总是带有一种谅解。总是说,你爸在吉林剿匪,隔山跨水的,回来一趟不容易。可自打张作霖进了奉天后,赵春桂再也不说这样的话了。有一次,张学良听见妈妈跟姥姥抱怨,妈你说,奉天离新民,也就一胯子远的路,赶上好晴天,站在奉天城楼上,不用望远镜都看得见新民的土城墙。可他还是不回来。妈,他是不是看我老了,不想要我啦?张学良记得,妈说着说着就哭了。

  这话说过不久,赵春桂就病倒了。药喝了几个月,眼见着人越来越瘦,最后连炕都下不来了。姐姐哭着对张学良说,弟,妈不行了,你赶紧进城去找爸,让爸来见妈最后一面。张学良马上换了衣服,匆匆进城。

  在此之前,张学良只去过一次奉天。是妈妈让他去的,让他找爸要钱。他随着一辆拉粪的马车进的城,初冬的早晨,寒凝大地,张学良的脸冻得像个青萝卜,狗皮帽子的帽耳上全是白花花的清霜。张学良找到了张作霖的住处。门口两个高大的卫兵,挺着两把上了刺刀的长枪,往里看,还有机枪对着门口。张学良把袖着的两手拿出来,挺挺胸,径直向门里走去。卫兵把刺刀一横,拦住张学良的去路,站住!干什么的?张学良吓了一跳,怯声说,我找我爸。卫兵歪着嘴笑了,你看我像不像你爸?张学良生气了,我真是找我爸,我爸叫张作霖。两个卫兵互相看了看,一起大笑,一个说,这是第几个认爹的了?另一个说,滚!小叫花子!说着,刺刀冲着张学良的脑袋就刺过来,把张学良的狗皮帽子挑出有一丈多远。张学良哭着回了新民,一路上把张作霖骂了有几十遍。

  有了那次的教训,张学良离家前,把最好的衣服穿上,还带了一块银元,准备关键时候使用。妈妈总说,阎王好见,小鬼难搪,给你爸看门的都是小鬼。

  张作霖此时已租下荣厚的公馆,社会形势也不像刚入奉天时那么紧张。张学良此次没费什么周折就见到了张作霖,张作霖正在房间里大发脾气,杯子碟子的碎片撒了一地。汤玉麟几个人低眉顺目地站在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喘。张学良怯生生地叫了一声“爸”,张作霖猛地回过身,一指门外,滚!都给我滚!张学良吓得心里一激灵,鼓了鼓勇气,说,爸,妈病了,病得不行了,你去看看她吧。张作霖扫了张学良一眼,皱了皱眉头,又来烦我!你们能不能不来烦我!啊?去吧,家去吧。

  张学良哭着离开了张作霖,那一刻,他恨死了张作霖,如果手里有枪,他会毫不犹豫地给这个无情无义的父亲一枪。

  后来,张作霖赶到杏核店胡同时,赵春桂已经气若游丝。见张作霖来了,赵春桂眼中滚出几滴眼泪,却已然不能说话。张作霖这才埋怨:这啥时候的事?咋不早告诉我?

  赵春桂慢慢摇摇头,抬起手,指向张冠英、张学良姐弟三人。张冠英领着弟弟走到炕前,还未等说话,赵春桂眼一闭,手轰然一声砸在炕上。

  天黑时,张作霖的家人都赶到了杏核店。几个太太中,只有二姨太卢寿萱与赵春桂在一起相处过一段日子,如今见斯人已去,留下几个可怜的孩子,卢寿萱不由得悲从心来,啼哭不止。赵春桂的棺材是卢寿萱用私房钱买的,上好的柏木打造,匆匆忙忙油了一遍漆。张作霖绕着棺材转了两圈,把棺材一拍,这个不行,换一个。卢寿萱一愣,这事先也没准备,上哪儿找好材去啊。张作霖没回答,却径直出了院子。

  张作霖知道新民县最有钱的林家有一口金丝楠木的寿材,是给林老爷子准备的。张作霖刚被清廷点编时,见过那寿材,按一年刷两遍漆算,应该已经刷了二十来遍。张作霖找到林家大少,把来意一说。林大少面露难色,老爷子近日不大好,说不上哪天就用得着呢。张作霖说,今天能不能用得上?林大少勉强一笑,你看大帅这话说的,老爷子听了会不高兴的。张作霖的话已没有商量余地,只要今天不用,寿材我就先拉走,告诉老爷子,等他升天那天,我张作霖率一万兵马来给他送行。

  赵春桂的出殡在新民县可称空前绝后,奉天各督抚衙门的大小官员,张作霖七个把兄弟及所部连以上军官,日本、俄国、美国、英国、意大利的驻奉领事、商务代办都赶到了新民。杏核店胡同前车水马龙,人潮汹涌,看得附近的居民都傻了眼。有的说,赵氏虽说走得早了点,可这番风光也足够她受用了;也有的说,这张作霖官当大了,死个媳妇都这么惊天动地的,份子钱怕也是收了老了鼻子了。偏巧这话让张作霖听见了,张作霖走过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手不是很重。说,你这人应该是个人才,能比别人想得多,等事情办完了,你去奉天找我,给我记账,我收一笔你记一笔。张作霖一脸正经,话也说得和和善善的,可那人听了顿时尿了裤子,磕头如捣蒜。

  赵春桂被葬在了锦县东北距县城78里的驿马坊。抬棺下墓后,墓地里一片哭声,姐姐和张学良哭成了泪人。赵春桂的母亲哭着哭着,突然一头向张作霖撞来。姐弟俩将老太太拉住,老太太指着张作霖骂:你称心如意了吧?没有碍眼的了是吧?我早知道闺女跟了你,没个好!怪我没拦住她啊!张作霖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张学良扶着姥姥,看着张作霖,毫不掩饰目光中的怨恨。

  安葬完赵春桂,张作霖在墓地的门房住了一天一夜。张学良想知道他在里边捣什么鬼,可见不到他的人影,也听不到他的声音,门和窗都关得紧紧的。卫队长祁老号守在门前,像一尊门神。第二天早上,张作霖走出门房,眼睛里布满血丝,一只腿好像瘸了。他走到张学良身边,一边揉着那条腿,一边说,小六子,你记住,我死后,你就把我埋在这里。

  听了这话,张学良感觉一痛,眼泪几欲夺眶而出。心里半苦半酸地觉得父亲总算说了句有人味的话。(黄世明)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http://mushfiqphotos.com/zhangzuolin/2062.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7-04??【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